【云顶集团】慈溪:全民治水求得清流还复来

慈溪已经持续多年建设“大江大河”工程。比如跟新庵江相交的潮塘横江,原来的水面只有10米至20米宽,现在已经扩展到60至80米。“慈溪河网缺乏外来引水,得不到水源更替的河流,还是缺乏自净能力。”许文东说,慈溪制定了骨干河网总体规划,搭建以“三横十一纵”为重点的骨干河道框架。目前已累计投资近25亿元,建成宽60至150米的骨干河道250公里,全市水网水贮量从3700万立方米增加到8800万立方米,还在继续扩大。

走进新庵江,清清的河水在微风中荡漾,河面上很少能看到垃圾,整齐的水生植物在河面上昂首挺立,河岸边不少市民在散步。“以前经常发黑发臭,经过都要掩着鼻子走,现在好了,不仅河面整洁了,水质也改善了,水中又有了鱼虾。”住在附近的市民纷纷表示,他们盼望家门口的新庵江能一直这样美下去。
作为慈溪市首批治理的黑臭河,新庵江曾经臭名远播。去年一开春,该市以三河治理为重点,正式打响“五水共治”三年行动攻坚战,新庵江被列入了重点治理的首批黑臭河。综合治理工作启动以来,古塘街道对新庵江进行了截污纳管、清淤疏浚、拆违修路建绿、水质养护治理等工作,累计拆除违章建筑36处4987.83平方米,完成新庵江沿岸城中村生活污水应急纳管工程,并于去年10月启动沿岸西洋寺社区城中村生活污水应急纳管工程。近几月的水质检测数据显示,通过治理,新庵江水质改善明显,尤其氨氮、总磷指标大幅下降,摘掉了黑臭河的帽子。
新庵江的变化只是慈溪市“五水共治”的一个缩影。过去一年,该市将“清三河”作为重头戏,全市204条“三河”中,91条“垃圾河”清零,113条134公里“黑河”、“臭河”中,100条已完成治理,治理长度117.5公里,疏浚56.8万方,封堵排口406个,拆除违法建筑4.01万平方米。去年9月到今年1月的水质检测数据显示,慈溪市79个检测点中,V类及以上监测点分别达到35、40、37、28和34个,消灭劣V类点超过30%。
过去一年,慈溪市扎实推进工业污染整治和农业面源治理,加快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格管控岸上污染源。2014年,完成高耗能重污染企业整治提升4家,淘汰化纤企业产能11.5万吨,新装省、市控以上重点污染源自动检测系统6家。关闭禁限养区养殖场144家,配套落实生态消纳地5.8万亩,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62万亩,推广商品有机化肥1.2万吨。完成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项目52个,接纳12583户,受益户数4.6万户。去年新增污水管网45公里,完成污水管网疏通、修复120公里,污泥无害化处置项目建成投产,日处置污泥200吨。
过去一年,防洪排涝、供水节水联动推进。以“三横十一纵”河网建设工程为核心,重点推进了曹娥江引水工程、四灶浦拓疏工程、潮塘江拓疏工程、东横河综合治理工程建设,完成投资12.32亿元。完成市域供水管网新建11.7公里,改造10公里,共发放节水器具4035套。
经过去年一年的治水攻坚,水变清了、岸变绿了、信心有了、心更齐了。自2014年以来,全市人民踊跃参与水环境治理,共受理“五水共治”捐款3.7亿元,在去年7月至10月开展的全民参与“五水共治”集中行动中,短短4个月间,累计参与人数破12万人次。护水、爱水,共同呵护母亲河已经成为广大慈溪人民的共识。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表明人民群众对治理水污染、改善生态环境的企盼。
“五水共治”是一项长期性的系统工程。去年是启动之年,今年更是提升巩固之年,2015年慈溪市将再投入治水资金20亿元以上,全面完成黑臭河治理任务,新增截污管网建设30公里以上,实施各类河道清淤200公里,完成35公里以上生态河道建设,推进52个以上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整治提升规模养殖场110家。努力实现“保面”、“破难”,巩固拓展面上治水成果,逐一破解区域性、复杂性治水问题,逐个攻克重点污染行业、重点污染源治水难题,将“五水共治”工作不断推向深入。

“垃圾没有了,成效交关好!”在慈溪市长河镇宁丰村,家住三甲江边上的村民周师傅看着家门口的河道面貌焕然一新,不禁喜上眉梢,连声夸赞“五水共治”好。而在几个月前,河道里遍布着生活和农业生产垃圾。
三甲江的变化,正是慈溪“清三河”工作的一个缩影。今年上半年,慈溪市在抓好34条市级“河长”河道全面治理的基础上,全力开展“三河”排摸,并且“一河一策”对症下药,攻坚治理,重点解决“黑河、臭河、垃圾河”整治问题。“今年我们的目标就是基本消灭黑臭河和垃圾河。”慈溪市水治办工作人员说。
流经横河镇宜青桥、乌山两个村的乌山前江,沿江两岸租住着上千名外来人员,生活污水和垃圾是主要污染物。“我们通过清理淤泥杂物、生活垃圾集中清理、改造两岸公厕等措施,让垃圾成片、满是污泥的乌山前江‘脱胎换骨’,前不久已经通过整治验收了。”该镇水治办的工作人员孙桐军说。
“三河”整治,截污纳管是重中之重。横穿慈溪主城区的新庵江,多年来一直受到沿河生产、生活污水直排的影响,黑臭现象严重,被当地居民称为“黑水河”。在开展“五水共治”后,沿江44家需截污纳管的单位已有35家完成纳管或改造。没了污水排放,水质得到明显改善,黑臭现象消失了,就连多年不见的鱼虾也成群出现。
据了解,该市在第一、第二轮的“三河”排摸中,已排摸出“三河”200条,并分别制订了“一河一策”整治方案,目前已有91条“垃圾河”完成治理,其中37条“垃圾河”已经通过宁波验收;109条总长83公里的黑臭河道,已有67公里得到初步整治,黑臭程度明显转变,水质得到提升。

沿河宜居宜业的环境可以带动周边的企业的生长。据区市政水务中心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结合杨树浦港沿河产业转型升级打造杨树浦港河道景观样板段,按照清亲绿通寓的总体要求,全面提升河道周边环境,让良好的生态孕育创新创业的发展。

【云顶集团】慈溪:全民治水求得清流还复来。慈溪实验高级中学也在河边,总务处主任杨国胜感慨道:“我们一共施工了三期,那些污水点,简直是一个个趴在地上找出来的!”

翻开杨浦区的水系图,中间是一颗翡翠垂着一根链子,北面是嫩江河、随塘河,西面是小吉浦,中间的虬江和东走马塘环绕成上面的翡翠,杨树浦港则是垂下来的链子。

责任编辑:高晓川

在近日举行的杨浦区中小河道综合整治推进大会上,定下了2017年底实现全区河道基本消除黑臭的目标。嫩江河的改变是杨浦区河流整治的第一步。今年计划嫩江河0.6公里河段整治已经完成,2017年计划实施虬江、东走马塘、小吉浦三条河段的治理。

浙江慈溪新庵江摘掉“黑臭”帽子 本报记者 顾 春 治理后的新庵江。 资料图片
新庵江曲曲折折,流过浙江省慈溪市城…

杨浦区全面推行河长制,建立区-街道两级河长体系,明确河长的职责,对黑臭河道两岸各1公里范围内影响河道水质的违法建设实施专项整治。

现在,新庵江的大部分水质恢复为四类水,清清河水流过,河里重现小鱼小虾。

如何破解雨水泵站放江难题?刘刃说,解决的方法往往在岸上。

一条河变清不能持久,今年全市黑臭河都要治理完毕

第一步,要在岸上进行分流制排水系统雨污混接改造,真正实现雨、污分流,避免污水进入雨水管道,污染河道;

翻开1987年版的水利图,慈溪河泽密布、水系发达。“过去,我们这里家家户户出门见河,夏天在家门口就能游泳。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路越来越多,河越来越少,原来是河道,现在是河沟。河水量变少后,承载力更弱,一有污染就容易发黑发臭。”慈溪市水治办主任胡孟波惋惜地说。

杨浦区还将实施泵站治理工程,配合城投水务集团完成国和、佳木斯、新江湾等3座市管市政雨水泵站旱天截污设施改造和长白、四平、嫩江等7座市政泵站截污能力提升,研究大武川雨水泵站雨天放江污染负荷削减方案,尽快启动雨水调蓄池建设。

新庵江曲曲折折,流过浙江省慈溪市城区。这条城中河全长4.4公里,初春阳光下,水波涟漪,一些市民在河边钓鱼。

而如今,嫩江河水清澈畅通,在河面上投放了一个个生态浮床,用水生植物来吸附水里的污染物;河中间设有两台曝气机,抽水形成一个个小喷泉,增加水里的含氧量。河道疏浚后,增加了河道水动力,与此同时,杨浦区市政和水务中心还采用人工增氧、人工湿地、生态浮岛和配置水生植物等生物措施,改善水质,逐步修复水生态系统。

“每个口子都可能有污水混杂排放。我们索性用了笨办法,有排污口的河道一段段封堵起来,河水抽干,河中间用围栏隔开,再等着看两岸的雨水口,哪里还有污水流出来,一目了然。只有通过最终检查,才能拿到‘城市排水许可证’。”胡孟波说。

今年,针对黑臭河道,杨浦区水务中心开展了雨污混接调查和改造,目前已调查大武川、国权北、新江湾3个分流制排水系统98个雨污混接点,并计划于2017年3月完成改造。针对沿河排放口,水务中心将分别采取管理和工程措施,2017年6月前,全面封堵违法排污口,基本杜绝违法排污对河道水质的影响。

现在,30厘米以上大污水管,慈溪用带摄像头的小机器人排查。每年小机器人要爬行监测几百公里,再细微的渗漏点都逃不过它的“火眼金睛”。而那些更细小的管道,就靠人工排查的笨办法,一个个找出来封堵。

杨浦区共有18条河道,除新江湾城水系外,大部分河道水质处于Ⅴ类和劣Ⅴ类,而嫩江河、虬江、东走马塘、小吉浦,这4条河段是被纳入全市目录内的黑臭河道。

实际上,从2005年开始,慈溪就着手治理新庵江。当时,治黑臭河没有找到窍门,主要以河道绿化为主,清淤、种水草、放氧化装置,由于未能触及根子,治完马上就反弹。

第三步,就是对沿河进行绿化建设,恢复生态。

慈溪地处平原,无山区涵养水源,人均水资源量仅占浙江省人均水资源的1/4。同时,慈溪又是着名的经济强市,多年排放,让水环境不堪重负。

沿着创智天地绵延伸展的是虬江河,这里是杨浦创新创业的发展地带。河岸上有一个蓝色的小房子,那就是雨水泵站,虬江雨季的黑臭问题就是来自这个泵站。夏天的时候,泵站一放江,污水就排放到河里,河水发黑还冒着泡泡。每天都经过河边去上班的创智天地白领说。河道为何一到下雨天就黑臭?根源在于汛期的泵站放江。刘刃介绍,下雨天时,污水干管和污水处理厂不能收纳远远超过其收集和处理能力的大量雨污水,为保证城区防汛安全,避免道路、企事业单位和居民区积水,沿河市政泵站开启水泵将市政排水管网内的雨污水排放入河道,即所谓的泵站放江。

现在,新庵江开始进行人工干预,鱼、螺蛳、水草在生长,市里给了500万元预算,今年的人工干预力度还要加大。

第二步,在暴雨前对泵站进行预排空,缓解汛期雨水压力;

第一步,是彻底排查新庵江沿岸污染源。一查吓一跳:两岸共有企事业单位37家,其中27家没有纳管;3所学校、3个城中村,共3万人生活在江边;生产旺季时,企业一天产生的污水量上千吨,附近几所学校日产污水上百吨,沿河8个厕所、231只排水口,或直排或漏排,雨污混杂入河。

11月末的嫩江河边,冷风夹着雨,河边垂柳依依,清清的河水通过连接嫩江河的涵管哗哗地流着。据杨浦区建交委副主任刘刃介绍,雨天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过去并不多见。嫩江河多河段与涵洞管道连接,一段河流一段涵管,由于涵管狭窄淤塞,河水向来水动力不足,淤泥容易沉积下来,河床越升越高。

排污管道一路铺设,将沿线污水全部接入。沿岸有一个洗车场,会造成路面水进河,被关停后改成健身广场。更难处理的是沿途231个排污口,要管住每一个口子的跑冒滴漏,具体工作的难度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

新庵江水质逐渐变差,是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尤其是2001年设立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新庵江两岸工厂林立,一些企业将工业废水直排入河,水质迅速恶化。与此同时,沿岸又聚起3个城中村,大量生活污水进入雨水管道里,也直排入河。到2008年左右,新庵江已成远近闻名的“黑臭河”。

城市水网四通八达,仅一条河流变清,不能持久。按照计划,今年,慈溪全市所有黑臭河都要治理完毕,如新庵江一般,这些河道都要重建生态修复系统,鱼能活,草能生,这样,纵横相交、彼此相连的河道才能避免相互污染。

曾是远近闻名“黑臭河”,河边居民不能开窗

新庵江流过浒山、古塘两个街道,所经之处多为热闹地段,河边密密匝匝皆房舍。过去的新庵江江面平均宽度12米,现在只剩三四米——随着城市的拓展,河道不断被侵占。

打出系列组合拳,慈溪人相信新庵江等河流都将告别“黑臭”、重现清澈。

“要管住新庵江,两岸必须100%纳管,杜绝每一滴跑冒滴漏。”市政府下了狠心。2013年底,新庵江水环境治理工程全面启动,拆除违章建筑近5000平方米,将两岸的工业和生活污水100%纳入管理;疏浚主体河段和暗河、支流各一条;清理走的垃圾,有30多吨。

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海通食品集团1985年在新庵江边建厂,集团董事毛培成记得,当时这里人烟稀少,河水清澈。30年过去,新庵江成了一条远近闻名的黑臭河,企业也苦不堪言。

“不要说靠近,学生们到操场上锻炼都不行,学校一年四季门窗紧密,大家怨声载道。”慈溪市实验小学教育集团副校长黄慧玲说。

用“笨办法”彻查污染源,杜绝污水跑冒滴漏

与治水同步进行的,是企业改造升级。慈溪已关闭影响水质的化纤、造纸、电镀、熔炼、废塑料等企业上万家。

“2013年治理之初,环保部门上门来,我还没当回事,因为新园区在2002年开建时已经做好截污纳管工程。”毛培成说。

云顶集团 1

但环保部门通过截流排查,在雨水口发现有污水。海通公司随后细致自查,查出是运货车辆频繁进出,压坏部分雨水、污水管道,污水渗入雨水管网。这回,海通公司花了45万元,将整个生产园区的污水管网全部铺设一遍,实现雨污彻底分离,还将进厂清洗蔬菜改为净菜进厂,避免路面水进河。

浙江慈溪新庵江摘掉“黑臭”帽子

堵住了污染源,再清淤疏浚、清水环通。新庵江上放置了25个增氧泵,种上了水生植物。“晚饭后,我就到河边散散步。这样的日子,已经十多年没见了。”李向成非常满意。

很难想象,这是一条刚刚摘除“黑臭”帽子的河流。新庵江的“前生后世”,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发展观念的变化、治河治污的艰难。

“我们多少年没开窗!河水像墨汁一样,河上漂着一层厚厚的发霉物,发出阵阵恶臭。”家在河边的李向成说。

不堪重负的新庵江,必须治了!

2013年9月开始的一期工程很快完成,所有管线都接进排污管,但初步验收就是不合格。检查人员指着雨水口:天晴为什么还有水出来?二期施工后,把窨井盖一只只打开检查,发现污水池渗入了雨水,也不行,这会人为加大污水处理量,不合格!再做三期施工,每个窨井都整修、测试,雨水管两头封住,用高压水枪注水,看有没有渗水。“校园里树多,老根扎进管道,造成的六七个渗漏点,几乎得翻着地皮一寸寸找过去。”这回,终于把全部污水点都堵住了!

2013年,慈溪提出“必须根治”的口号,开展调研,把所有相关部门召集起来共同研究。2013年7月,慈溪出台《新庵江治理专项行动实施方案》。分管环保的副市长许文东成为“河长”。

但许文东说,新庵江治理,没有画上休止符。生态修复,是眼下最难的问题。只有重建生态循环系统,让水质能够自我修复,才能保证新庵江永远清澈下去。

水面大了,才能具备更强的自我净化能力,才能留住雨水。这对慈溪这样一个缺水型城市来说,意义重大。“慈溪每年花20亿挖河,像中心城区的3公里新城河,从10多米拓宽到60米,总投资达50亿。为了重构全市水系的骨干河网,再贵也要挖。”许文东说。

相关文章